您当前的位置:集团首页 > 华夏酒业 > 酱酒文化
华夏酒业 产品展示 酱酒文化
醉中存诗意,诗情伴醉中 点击次数:915    发布时间:2016-11-2    返回

“杯小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”在绚烂多姿的历史长河中,有着“花看半开,酒饮微熏”的饮酒境界;有着“洁樽肃客”、“奉觞上寿”的饮酒德行;有着“文君当 垆、相如涤器”的千古爱情佳话;也有着“竹林七贤”肆意酣畅的玄音妙律,水墨丹青的中国文人生活图景……如此种种,在这幅浪漫多姿的历史画卷中,众多文人 骚客为之添抹上了充满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  醉里有诗意,诗意伴酒中。如果说,黛玉葬花,是中国文学艺术的一个顶端,那么在把女性看作“海棠花”的《红楼梦》文化里,史湘云的醉酒乃醉酒的一个诗意的极致!倒在青石板上,香梦沉酣,花满一身,蜜蜂环绕,彩蝶飞舞,这是何等的飘香入画,万紫千红的美丽,诗意无限……
  醉里有诗情,无酒不成诗。“温酒浇枯肠,戢戢生小诗”是酒与诗完美结合的生动写照;流传千古的书法艺术瑰宝“兰亭集序”也正是酒与艺术的完美结合。 “志气旷达、以宇宙为狭”的魏晋名士、第一“醉鬼”刘伶在《酒德颂》中有言:“有大人先生,以天地为一朝,万期为须臾。日月有扃牖,八荒为庭衢。”“兀然 而醉,豁尔而醒。静听不闻雷霆之声,孰视不睹泰山之形。不觉寒暑之切肌,利欲之感情。俯观万物,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。”陶渊明“乃真隐士矣”,“采菊东 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
  古人饮酒重在一个意境:“春饮宜庭,夏饮宜郊,秋饮宜舟,冬饮宜室,夜饮宜月”。于是有了诗意的停泊,有了大诗人李白“醉捞江月”的美好传说,有了 “茂林修竹”、“曲水流觞”的兰亭雅事。曾记否,在诗意的画面中曾经留下的如诗如画的“曲水流觞“一幕。永和九年三月初三,风和日丽,王羲之和朋友们在兰 亭清溪边的儒风雅俗之举。虽少了曹操横槊赋诗的豪情,少了“青梅煮酒论英雄”的剑拔弩张,少了“竹林七贤”的抑郁不得志,少了李白“醉捞江月”的意趣,却 多了几分文人雅士的柔情,多了几分“在乎山水之间”的意味。席地而坐,流水潺潺,饮酒赋诗,耳畔鸟语声呢喃,不禁让人深深醉在其中。品着是美酒,乘兴赋 诗,享受着大自然的气息,体味着浓浓情深,感悟出来的是千古佳句,“举世闻名”的《兰亭集序》由此而来,酣畅淋漓,被后人誉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
  酒之甘烈使人或微醺,或沉醉,使人飘飘然,获得心理的超脱。在闲暇之余,邀上友数人,欢畅之时或是抑郁不得志之时,啜饮一杯“玉液黄金卮”,顿觉诗意盎然,品尽杯中的人生百味……这,就是酒中诗意,酒中人生。

上一篇:浅谈贵州,浅看贵州酒下一篇:酒的起源与发展